Skip to main content

2017 年记

2017年12月底,家里除了我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客厅里圣诞树的灯还亮着。把冰箱里女儿没喝完的牛奶干完,我想起是时候记录一下即将逝去的这一年了。

人到中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思考活着的意义。

我大概还想再活35年,如果运气不错,活到70岁应该自己都厌烦自己了。如果还是待在美国,我可以去隔壁的Oregon州申请安乐死,从容且有尊严的选择为自己的生命画上句号。

所以说对于死我是已经做好计划的了,当然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个计划就泡汤了,这个不去多虑。剩下的就是活着的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很多宏图大志,人生按照我的计划过了一半,几乎没有什么成就,所有中年危机的描述放在我身上都完全符合。好吧浪费了半辈子。于是更需要好好规划剩下的1/2生命了。

今年电影院里看的唯一一部电影是《Coco》,故事里面有阴阳两界,人死后就到阴间,在那里能“活”多久取决于阳世还有没有人记得你。如果阳世再没有人记得,你便也在阴间“死”去。下一站是哪里就真的谁都不知道了。话说作为基督徒是不应该相信这个的,但是我觉得用这个来激励自己活好下半辈子还是有益的:那就是人生在世需要留下些什么,以让后人惦记。最后我能留下什么,现在还不清楚,目前的工作应该是留不下什么东西,另外能作为话题的木工也还没到流传百年的水平。这个问题我会继续思考和探索,希望不要带进坟墓。

除了留下痕迹,活在世间应该还要尝试自己想做的事,和若干年前看过的“人生如游戏,要尽可能玩遍所有的隐藏关卡”类似。为了让最后一口气成为如释重负欣然放手的呼气而不是无比悔恨牢骚满腹的叹气,就要自己创建并维护好一份清单,上面列好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清单可以增补,但不能删减。然后就是努力的去完成上面所有的任务。方能不留遗憾。写完这篇年记我就去列一个,然后用35年的时间去完成。

以上总结,基本上就是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做完自己想做的事吧。

好了,天马行空了一会,还是回到我年记的调调,简单总结一下吧。

工作

现在Video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扛了。工作起来还算顺手,但是对原理和很多底层的东西还没有领悟透,要真正做到这个领域的专家,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时限两年。

低端的Debug Tooling也是我lead了。这里面有很多非技术方面的挑战,诸如如何协调各部门平台之间的需求,如何推动跨平台跨部门的工具策略,如何和不同的人不同的团队打交道等,都是作为一般软件工程师的我并不擅长的。按照我的习惯,要做到这一层必须是要自己对更广的领域有所涉猎才有信心和不同的团队交流。尤其对ASIC的设计实现知之甚少,是我目前的一大软肋。能够把这一脉打通,我想我会在技术这一条路走得更远。接下来要有目标,基本了解ASIC设计的原理。时限3年。

这几年尤其是今年,表现上还算突出。终于登上了Expert的台阶。哪怕是自己写给自己看的年记,也要感谢各位前辈和上级的提携。5年后,能否再上一个台阶呢?加油干了。

Hobby

在车库玩木头已经有几年,越发不可收拾。今年基本都是在帮人做各种键盘盒子。大大小小应该有二三十件。其中的Transformer Case基本上也是全球独此一家了。还是小有成就感。接下来应该还是会往木工与现代化设备的方向发展。木工应该与时俱进,作品应该有时代感和现代的线条感。

合适的时候会添加一个18寸的bandsaw,以及进一步的除尘设备。钱已经存好了。对现在工坊的发展模式非常满意。

作为圣诞礼物给Marvin做了一个纸巾盒,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做过最复杂的设计和制作,虽然有很多缺陷,但是还算合格。看到他们收到礼物时的惊叹,花出去的20几个小时就值了。

西班牙语

坚持不间断每天花几分钟学习西班牙语已经有161天了。但是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陷阱:词汇量的增加显著停滞,对复杂时态和句式的了解几乎没有,听力也没有什么显著的提高。上周曾经试着听Duolingo的Podcast,但是是给中级水平的,除了偶尔几个单词完全听不懂。要找到合适的听力和阅读材料才能让自己的西班牙语上一个台阶。

为人父

女儿已经两岁半了。已经懂得很多事情也很听话懂事。很多时候都庆幸能拥有这样一个听话可爱的女儿,同时也感叹自己没有做好好父亲的角色。平时基本就是下班后和她玩,然后给她洗澡刷牙,让她睡觉。会尽量让她学习新的东西,但是耐心还是不够。对她的关心也不足。所以基本上她还是最喜欢她的妈妈。圣诞放假的时候全天候陪着她,就有点开始粘我。估计上班之后又忘了我对她的好,呵呵。

已经在为她以后的教育和生活需要存钱。我想这个是我作为人父需要做好的基本准备之一。希望能够在她完全独立之前给她需要的所有支持。

婚姻

不在年记里写婚姻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女儿这段婚姻兴许都不复存在了。身边好多同事朋友都离婚了。然而对于我现实就是现实,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任由性子来。换个角度看,或许婚姻这条路总要路过这样都坎坷,或许10年后回头看会庆幸自己没有选择逃离。既然有责任要担当,既然有理由去坚持,就继续扮演好自己都角色吧。好人难做,而唯独难做才让它更有价值。

写完年记已经夜半。洗完碗,就可以去睡了。

2016过期年记

这个时候再来写去年的年记,是有很多晚……

基本上已经不记得去年发生了具体的事情。为了年记系列的连续性,却还是要硬生生挤些出来的。

2016是女儿满一岁的年份,给她过了第一个生日,抓了阄(她本来是要抓键盘的,但是还是因为观众的不镇定被影响,最后什么也没拿)。看着孩子慢慢长大,见证她每一个新的进步和成长,确实是充满喜悦和感动的。而同时为人父的责任压力以及为了孩子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经历,也说实话有点负荷不来。2016的爸爸满嘴的酸甜苦辣。

2016工作上没有什么质的飞跃,除了video,自己又开始负责debug tooling的领域。这是Marvin在HP的最后一年,他把这个重任交给了我,真不知道会不会让他失望。总之这个老领导一路带我走到这里,是时候自己独立飞翔了。希望明年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到2016年底已经有两年没有去教堂了。虽然偶尔有找网上的录像来凝听主的福音,但还是可以感觉自己和主的联系愈渐薄弱。女儿长大一些后,应该是要带上她一起去教堂的。

西班牙语的学习没有很大的起色,5年掌握español的计划估计是不能按时完成了。2017要慢慢捡起来。

木工方面,已经是我消磨剩余时间的第一活动了。结合对机械键盘的爱好,JCraft开张,专门做客制化的木制品。如今在圈子里有颇有点小名气。投资了一部CNC,成本也已经收回来了。我在工作中的疲累和在生活中的失意都可以让tablesaw和router全部化作一袋又一袋的木屑。那种自己的作品被网友惊叹“i am in love!!”的感觉,是我的精神毒品。

好了。就先写这些。2017,敬请期待。

Software Engineering v.s Workwooking

This year I become a 10-year software engineer and a 2-year woodworker (no, the latter is not certified). And now I believe there are reasons why I love writing code and making wood dust: they are so much alike!

Both software engineering and woodworking require well planning ahead and careful execution. One will need to think through the code s/he is going to write: what is the requirement? what is the expected behavior? how would you test it? what could be the exceptions need taking care of? when is it expected to be delivered? In your maker space the rule is the same: what is the cut list of this project?

2015

窗外头皮似的雪下了有一阵子了,门前水泥地上的斑斑积雪还只是像牛皮癣病人的皮肤一样,没有一脚踩一个深坑的气势。

继续阅读

From QWERTY to Colemak

Eventually I made the move.

I type most of the time when I work. My left hand hurts from time to time as one of its nurves was cut in an surgery accident when I was a kid, and my left hand could not type as comfortably and fast as my right one. In my 20+ years of playing with keyboards, the pain keeps bothering me. Well I hope not any more, or not as often, after this switch.

Read more…

LinkedIn, the False Land

/galleries/linkedin_the_false_land.png

Possibly for anyone you ask what is the best known social network for job and talent hunting, LinkedIn would be the answer. I used to be an active LinkedIn user, not any more. Because LinkedIn has become a False Land, where people lie often.

Read more…

拥抱“争吵”

自从年初总结了自己最大的缺点后,我就不时在想:如何才能做到善于发现问题呢?

用了半年大时间,我想我找到了两个方法:一是不要急着应对;二是去拥抱“争吵”。

继续阅读

Three Software Engineer Levels

Recently I have been working with a wide range of software engineers on a new project. The experience with various engineers inspires me that there could be at least 3 levels of software engineers, when looking at what they are actually talking to.

Read more…

关于人的两种类型

记得有一种说法:人可以分成两类,一类人通过社交获取能量,另一类人通过独处获取能量。

对于第一类人来说,与人交流沟通的时候他们会觉得越发的精力充沛,如果长时间无法和其他人接触他们会变得毫无生机。

第二类人则相反,独处的时候他们可以自己产生能量,自己做事情的时候会更容易专注且精力旺盛。一旦与人社交,他们会觉得自己的精力被不断的消耗,长时间的社交会让他们精疲力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