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2017 年记

2017年12月底,家里除了我所有人都已经睡着了,客厅里圣诞树的灯还亮着。把冰箱里女儿没喝完的牛奶干完,我想起是时候记录一下即将逝去的这一年了。

人到中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思考活着的意义。

我大概还想再活35年,如果运气不错,活到70岁应该自己都厌烦自己了。如果还是待在美国,我可以去隔壁的Oregon州申请安乐死,从容且有尊严的选择为自己的生命画上句号。

所以说对于死我是已经做好计划的了,当然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个计划就泡汤了,这个不去多虑。剩下的就是活着的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很多宏图大志,人生按照我的计划过了一半,几乎没有什么成就,所有中年危机的描述放在我身上都完全符合。好吧浪费了半辈子。于是更需要好好规划剩下的1/2生命了。

今年电影院里看的唯一一部电影是《Coco》,故事里面有阴阳两界,人死后就到阴间,在那里能“活”多久取决于阳世还有没有人记得你。如果阳世再没有人记得,你便也在阴间“死”去。下一站是哪里就真的谁都不知道了。话说作为基督徒是不应该相信这个的,但是我觉得用这个来激励自己活好下半辈子还是有益的:那就是人生在世需要留下些什么,以让后人惦记。最后我能留下什么,现在还不清楚,目前的工作应该是留不下什么东西,另外能作为话题的木工也还没到流传百年的水平。这个问题我会继续思考和探索,希望不要带进坟墓。

除了留下痕迹,活在世间应该还要尝试自己想做的事,和若干年前看过的“人生如游戏,要尽可能玩遍所有的隐藏关卡”类似。为了让最后一口气成为如释重负欣然放手的呼气而不是无比悔恨牢骚满腹的叹气,就要自己创建并维护好一份清单,上面列好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清单可以增补,但不能删减。然后就是努力的去完成上面所有的任务。方能不留遗憾。写完这篇年记我就去列一个,然后用35年的时间去完成。

以上总结,基本上就是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做完自己想做的事吧。

好了,天马行空了一会,还是回到我年记的调调,简单总结一下吧。

工作

现在Video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扛了。工作起来还算顺手,但是对原理和很多底层的东西还没有领悟透,要真正做到这个领域的专家,这一关是必须要过的。时限两年。

低端的Debug Tooling也是我lead了。这里面有很多非技术方面的挑战,诸如如何协调各部门平台之间的需求,如何推动跨平台跨部门的工具策略,如何和不同的人不同的团队打交道等,都是作为一般软件工程师的我并不擅长的。按照我的习惯,要做到这一层必须是要自己对更广的领域有所涉猎才有信心和不同的团队交流。尤其对ASIC的设计实现知之甚少,是我目前的一大软肋。能够把这一脉打通,我想我会在技术这一条路走得更远。接下来要有目标,基本了解ASIC设计的原理。时限3年。

这几年尤其是今年,表现上还算突出。终于登上了Expert的台阶。哪怕是自己写给自己看的年记,也要感谢各位前辈和上级的提携。5年后,能否再上一个台阶呢?加油干了。

Hobby

在车库玩木头已经有几年,越发不可收拾。今年基本都是在做各种键盘盒子。大大小小应该有二三十件。其中的Transformer Case基本上也是“专利”了。还是小有成就感。接下来应该还是会往木工与现代化设备的方向发展。木工应该与时俱进,作品应该有时代感和现代的线条感。

合适的时候会添加一个18寸的bandsaw,以及进一步的除尘设备。钱已经存好了。对现在工坊的发展模式非常满意。

作为圣诞礼物给Marvin做了一个纸巾盒,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做过最复杂的设计和制作,虽然有很多缺陷,但是还算合格。看到他们收到礼物时的惊叹,花出去的20几个小时就值了。

西班牙语

坚持不间断每天花几分钟学习西班牙语已经有161天了。但是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陷阱:词汇量的增加显著停滞,对复杂时态和句式的了解几乎没有,听力也没有什么显著的提高。上周曾经试着听Duolingo的Podcast,但是是给中级水平的,除了偶尔几个单词完全听不懂。要找到合适的听力和阅读材料才能让自己的西班牙语上一个台阶。

为人父

女儿已经两岁半了。已经懂得很多事情也很听话懂事。很多时候都庆幸能拥有这样一个听话可爱的女儿,同时也感叹自己没有做好好父亲的角色。平时基本就是下班后和她玩,然后给她洗澡刷牙,让她睡觉。会尽量让她学习新的东西,但是耐心还是不够。对她的关心也不足。所以基本上她还是最喜欢她的妈妈。圣诞放假的时候全天候陪着她,就有点开始粘我。估计上班之后又忘了我对她的好,呵呵。

已经在为她以后的教育和生活需要存钱。我想这个是我作为人父需要做好的基本准备之一。希望能够在她完全独立之前给她需要的所有支持。

婚姻

不在年记里写婚姻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女儿这段婚姻兴许都不复存在了。身边好多同事朋友都离婚了。然而对于我现实就是现实,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任由性子来。换个角度看,或许婚姻这条路总要路过这样的坎坷,或许10年后回头看会庆幸自己没有选择逃离。既然有责任要担当,既然有理由去坚持,就继续扮演好自己都角色吧。好人难做,而唯独难做才让它更有价值。

写完年记已经夜半。洗完碗,就可以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