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铁婚•铁与锈

与婚后第六年比起来,过去的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

先是雯的住院,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是两个人从未经历的折磨。 感谢主,感谢家人和朋友的关心和照顾,几经磨练,我们才得以最终战胜各种困难。 出院的那天,有一种从战场归来的喜悦,也有一种考试结束的轻松。

然后在一次聚会上,大米夫妇戏称现在彼此间已经是亲戚关系。大笑过后,看看我们,竟然也颇有些亲戚的感觉了。 我们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习惯了关心对方的同时也被对方关心。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出游,一同快乐,一同承担。但与此同时在我们之间已经失去了若干年前的一些激情,一些冲动,却是滋长了一些无奈,一些迟钝。 这么些年的同欢共难,我们结成愈加坚固的钢铁,而历经年月的外表也已锈迹斑斑的布满老茧。 茧是死皮,锈是腐铁。

我们已经熟悉对方的一切,熟悉对方的优点更对缺点倒背如流。在对方需要的时候,我们都可以给出很好的意见。而在他不需要的时候,我们也会固执的指指点点。 “我最深爱的人伤害我却最深”,最了解你的人最有能力深戳你的痛处。或许,考验才刚刚开始吧。

这个周年没有在家庆祝,在一家烧烤店里我们用两片烤肉代替碰杯:希望今年的愿望明年成真,希望明年的庆祝更热闹一点点,希望我们一直相扶走下去。

有一种说法:婚姻是坟墓,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扫墓,否则就会杂草丛生。 希望像我这样每年打扫一次能够留下足够的记忆,除去多余的杂草,扫干净我们的小小坟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