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皮婚 - 我的老妻

“三”对中国人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数字,三年纪念日也是我们婚姻生活的一个里程碑。

用皮来定义结婚三周年,不知道“皮”对西方意味着什么,但我想这次周年没必要再像以往那样咬文嚼字了。

让我觉得可以写也应该写下来的是这一年里我眼中妻子的改变。

妻子开始研修煮妇之道,开始掌管家政大权,没有储蓄习惯的她也和我一起开始斤斤计较每个月是不是该再多存些钱。劳作时的她俨然看不到女孩的稚气,倒是有几分贤妻的样子。

我也开始习惯了回家就洗澡吃饭,习惯了家里一尘不染,习惯了问她东西放在哪里。要感谢的是妻子把我废了,没有她我在家里会迷路。

争吵的次数没有统计过,不过应该是创下新高。而且越细小的事越是能吵。以至最后也吵出了风格,吵出了模式。我猜想不吵架的男女和不生病的人一样是不健康的,相信妻子慢慢摸出了我什么时候会气急败坏,而我也自信她什么时候将要发点女人脾气。相对于隐忍退让者,她是主张大吵一通倾泻出来然后再沟通解决办法的人。

这个纷繁迷乱的城市,随处都有贵族,放眼尽是奢华。最难能可贵的是妻子在这样的环境下仍能和我一起坚守自己理想的阵地。是她告诉我生活的本质,周末一人一碗热腾腾的泡面和我捧着吃;是她指出我的浮躁,点醒我距离目标还有很大差距;是她抚慰我的病痛,扮演妈妈顾我吃虑我穿;是她带给我更多的快乐,或是吃碗拉面或是做个蛋糕,大小节日哪怕周末都值得我们庆祝;也是她给予我家的温暖,离开公司我的条件反射就是回家,那里是我的暖窝我的乐土。

结婚三年,其实真正的婚姻生活才算刚刚开始。

现在对外一律宣称我们是老夫老妻,已经不是简单的调侃:

三年的相对相处相扶,我也收获了我的老妻。

/galleries/2009.anniversary.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