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布婚

纸婚刚过去一年,而看似遥远的布婚纪念日却也转眼间变成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时间过得很快。

试图google为什么第二个结婚纪念日以布象征,未果。看来这一天大都还是要用自己的语言来诠释。第一年,兴许新人几乎都一样,于是纸婚也都大同小异。往后的日子也许也就因有人坚持,有人离弃,有人有新发现,有人发觉乏味……而出现差异。

回望自己的第二年婚姻,大体是粗茶淡饭,虽然时常也会与妻挑个纪念日来庆祝。感觉是:如果说新婚第一年时还会感慨自己竟然结婚了,那么又一年过后,婚姻已然饱满地渗进了我的整个生活。

习惯了每天起床上班,家里让妻子打理。中午问问她午饭吃的是什么。下班前给她个电话说我今天可以准时到家。周末或去菜场买点下礼拜的菜,或到周围商圈转转看场电影,或就宅在家里上网看书。这倒也非常近似我在电影连续剧或是身边看到的家庭生活的流程。

或许是因为一起生活互相观察,我与妻之间的默契似乎无人能敌了。一个眼神,一个语气,或是嘴角的一点抽动,都条件反射地让对方知道更多的内容。于是每次杀人游戏时,我们都能几乎百分百准确地说出对方的身份,让这个游戏变得很不好玩。

与过往一年不同的倒是有一点,那就是因为在家里摆过了婚宴,在家里看来就算是真正的结婚了。同时也要开始称呼对方的父母为爸妈了,练习不够,每每在电话里叫“妈”的时候还是显得象初恋中的少女称呼男友为亲爱的那样羞涩,于是妻子每听见一次就爆笑一次。而这样的称呼,慢慢也将习惯的。

难以习惯的怕是父母亲人越来越频繁的关于造人生个娃之类的催促。不断看到身边的俊郎娇妻一个个沦为父母,心想于我而言这个还是遥不可及。毕竟要孩子不象母鸡下蛋一样咕咕乱叫一通之后就可以拍屁股走人。我们的心智还不够成熟。试想一下一家三个全是小孩的场面,很让人不知所措。所以,“赶紧趁年轻早点要孩子吧”这样的轰炸还是会继续会遭到负隅顽抗很长时间。

用了两年来成家,除去孩子的问题我想这个项目应该是算通过了吧。按祖上传下来的经验接下来就应该是立业,嗯。按部就班,很好。

到了这里觉得可以用几句简短的话来准备收尾了。布婚留下的记忆是我们更适应了更有默契了,更懂得照顾彼此照顾家了。其他的部分,精彩的还是那样精彩,不和谐的依旧不和谐。

写完忽然觉得这样一年写一次纪念的感觉很俗很老人,这样下去怕是皮婚丝婚木婚铁婚都不能偷懒了。可是,不写都写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