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07年总结

05年底,在屯特Macandra小屋里隔着玻璃和薄雪看烟花,打开小音箱听TEARS OVER SHETLAND,整个晚上慢慢回顾,静静敲下那年的"总结"

06末,在上海某动迁房屋内吃完饭洗完碗,房东被迫换掉的空调庇护我不受冷风凛冽,毕业了,发论文了,工作了,领工资了。那晚,写总结如常。

08年已经第三月,过去的07总结断断续续写了好久还没到结尾。

去年还真是很忙,心想。

07年很忙碌。和老婆开始了婚后生活,在公司开始了职业生涯。三个月培训长了见识也附带长了10斤肉。去香港为新婚蜜月,往返南京为户口档案,到杭州为见昔日屯特帮子。每日奔走在公司和厨房卧室之间,房租猪肉粮油衣服车票还是那么无情又见缝插针的骗走我可怜的血汗钱。

07年很忙乱。每一天脑子都转不过来。要学习的技术还太多,自己不能拿个空洞的文凭招摇一辈子;要了解的人情还太多,朋友亲人上司同事路人熟客间切换我想还是太乏力,自闭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在正确的时候说正确的话作正确的事摆出正确的表情;要支付的生活还太多,在这个世界物欲漩涡的中心我一个人在战斗,只可惜似乎自己仍在慢慢的陷没,我没有,也不要被吞噬,可是我很无力;要实现的梦不多,反倒是萎缩得更少,剩下的幸存者依然还是那么遥远,每天在所谓的忙碌之后,看似自己也只有临睡前的几分钟留给那些冷藏了不知多少年的理想,更可悲的是几乎还没怎么开始想脑子就已经睡着了。

忙忙忙,忙得没有了原则。现在的我在做着自己曾经不屑的事,扮演着曾经不耻的角色。是否正如朋友说的就这样让生活磨去自己的血肉,还是继续把少年轻狂当成血气方刚?又或许我应该埋头十年,然后再像余杰一样发出铁屋中的呐喊?

太过的忙往往不是什么好事情。周边的亲友都不时提醒自己要放慢脚步,有张有弛。现在看来是很有必要的。在水里一味的埋头屏气直冲,总有狠狠碰壁或是迷失方向的时候。成功学教人每天腾出一小时让自己放空,什么也不干,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感觉似乎每年总结后都会对来年有所希冀,可是现在除了拜托老板不拘一格涨工资外一时还想不出第二个愿望来。确切地,与其说想不出,还不如说不敢想。

打了那么多的字,大部分还是只有自己看得明白,以此为戒,以此自勉。

那天和老婆说我2000年开始每四年就要有转变,二零零八的到来,我弱弱的提个要求:要不让俺再重生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