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日本邻居

小区最近搬来了一家人,爸爸是玻利维亚人,妈妈是日本人,还有一个1岁小女孩,十足日本娃娃相,很是可爱。

爸爸是另外一个城市的医生,忙起来要好几天都不在家。于是我时常见到的就是这对日本母女邻居。

虽然之前有到过日本,也因为工作的原因和一些日本技术人员打过交道,但是一直到见到日本邻居之前,对日本人的感受还没有那么的深刻。

之所以说深刻,是因为每一次见到她们,我都会马上有一种身在日剧中的感觉: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和日本妈妈打招呼,她总是会展现出很日本的那种惊讶的表情,然后仿佛使足全身力气般笑着鞠躬,点头回礼。每次见到日本娃娃,她也是阳光满满的微笑着走向你。

比起美国人带着墨镜酷酷的一声Hi,然后风一样的飘走,这种日本式的招呼更让我觉得友善而温暖。以至于如果哪一天见到她们,那一整天都会被这一股暖流感染。

以往看日剧的时候觉得“切,都是在演戏”,而当真正感受到这种日式礼节之后,才被它无形的,看似微不足道的力量所震撼:我们做不到这样。

圣诞的时候我们应邀去这个邻居家做客,日本妈妈是个钢琴老师,在邻居们都到齐了之后,爸爸发给大家一张节目单,妈妈坐在钢琴前为大家弹奏预先编排好的曲目。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不会被日本妈妈的那种简单、纯净和认真所打动:这是一种仿佛自己也曾有过的简单、纯净和认真,这也是一种自己想要有的简单、纯净和认真,可惜的是,这却是一种自己没有的简单、纯净和认真。

于是又会想,也许在中国还是礼仪之邦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以礼相待的吧。那时候的日本人也许也被震撼了吧。擅长学习的日本人吸收了中华文明的精华,并一直延续广大到今天。

而在日本人学习的同时,我们自己却也遗失得一干二净……

现在有了日本邻居,是我们好好学习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