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女儿诞生

经过274天的准备,我们的女儿选择在2015年的母亲节出生。出世后啼哭了三声她便安静下来,睁开双眼观察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随后她还是那样安静,趴在妈妈的身上,好奇的看着麻醉药失效后缝合伤口的妈妈痛苦的呻吟。一直到护士给她注射防疫针,她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欢迎来到残酷的现实世界。

作为全程陪同的准爸爸,真真切切体会了一把生命诞生的神奇和感动。

难忘妻子在经历这“极痛之痛”时表现出来的坚强和意志力:一次又一次的用力过后感觉她都已经精疲力竭,而下一个宫缩到来时她又继续伴随着剧痛重新使劲。这样简单的使劲五次,休息两分钟,使劲五次,休息两分钟持续三个小时之久。到女儿完整出生,我已双眼泛泪。事后她说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痛死了,要把这家伙弄出来。而在后续的伤口缝合阶段,因为医护人员和设备的问题,麻醉药的供给终止了。医生每一针下去,拖着长长的线拉起来,她都痛得生不如死。而在每一针的间隙,看见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儿,她又忽然像换了个人一样开心的说“Hi……你好可爱呀……”。随后又是生不如死的疼痛。在此之后,对每一位母亲我都又多了一份敬意。母爱的伟大远远超出我之前的理解。

女儿的出生也打乱了我所有的生活节奏。每天吃饭睡觉准时的我,在她出世之后每天吃不定时,睡不安稳。各种各样的新问题和新忧虑都让人应接不暇。而神奇的是,一周过去了,哪怕我每天都只能睡不到4小时,却依然精神充沛,只要看见她无辜的小眼神,就有如打鸡血般。看到她身上的黄疸,心疼不已。忍禁不住的时候还会偷偷跑到茶水间抹眼泪。也许这便是生命重心转移的起始吧。获取了30多年的爱,终也到了付出自己爱的时候。有一个同事说小孩子的诞生比新婚还厉害,犹如原子弹,彻彻底底地摧毁你生活的一切。这样的说法负面了一些,但是女儿出生的影响力和原子弹是有得一拼的。

当满头大汗处理好里面或黄或绿粘巴巴脏兮兮的尿布,那个在空中挥舞着小胳膊小腿的肇事者一不小心向你撇一小嘴笑的时候,那种满足和幸福感扑面而来。这大概便是父亲最简单而直接的动力了吧。

/galleries/nv-er-dan-sheng.thumbnail.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