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2012

在开始总结过去的一年前,手悬在键盘上估摸着有5分钟的时间:很多事不知从哪个开始——是否说明去年过得很混乱?还是非常充实?

第六年的婚姻。经历了很大的考验,无论是外界还是自己的内心。不过总算是挺了过来,给自己打85分,80分成绩额外加5分态度。接下来,痒之年。

孤独的外婆最后还是离开了人世。在过世后再去怀念悲痛应该算是很虚伪的事情,我能做的只有多陪陪仍在世的亲人。外婆,希望真的有天堂,这样你就可以快乐幸福了。

工作上公司给了一些新鲜活,技术上没有什么挑战,就是多了解了一些工程上的方方面面。也了解到:软件工程师中,三流的仅限于和代码打交道,二流的还能和机器打交道,一流的才可以和人打交道。

没能够好好的看几本书,只有算法导论粗略过了一遍,不得要领。翻译了一个小册子,顺带做了些小。虽然景仰那些没事就弄个小gadget出来玩玩的人,我还是不能好高骛远,定位好自己,做力所能及之事。身边不少朋友都在玩Lua,明年若有空,也希望可以入个门。

接受主入我心已经两年,尽管不时警醒自己要正确做事为人,但仍难以让自己完全不受撒旦的引诱。或自轻,或易怒,或迷失。通俗点说,道行尚浅。它为我们设计了完美的人生,我们唯一要做的,仅仅是要知道如何按主的设计去生活而已

一年的忙碌还有部分归功于多次的旅行。我们一起找到了南十字星,一起泡温泉,一起在樱花和枫叶前留影。2012我们还回了3次家,只是海南粉还没吃够。

忽忽悠悠一年也就过去了。乱,确实挺乱的。

不过自己怎么乱,也不及这个乱象丛生的时代。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令人咋舌的新闻,不是无耻之至,就是无知之极。然而在这样的年代,新闻过夜就会被人淡忘,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义愤填膺后继续偷鸡摸狗,早上戴红袖章清理卫生死角,傍晚就出来遛狗大小便顺带清清自己喉咙里的浓痰。新闻即娱乐,真的勇士流出的鲜血,到现在连看客的数量都无法保证了。

不过,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2012做的最大的事,肉身翻墙。想想真有点没出息。不过,以自己的能力,能做的目前看来也就只限于此了。 而这也只是个开头,后面还有太多的要做。

世界末日终究还是没有来。新的一年,希望自己能沉稳,能有序,能有所收获,能尽力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