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老二的诗

老二是我的学长,以往暑假的时候都会借他用过的书来预习下一年的课文。 记得在过去校园风行写诗的时候,曾在老二的课本上看见过:

”一辈子做自己想做的和应该做的然后才有资格笑在那么多哭泣的脸面前离开“

当时觉得这家伙又在课堂上走神强说愁了,一句话随意断句换行就称诗,还不押韵!我告诉他读者的感受,结果是我被威胁以后若再贬低他的创作就再也不要找他借书了。

虽然这样,我还是不停笑他的诗包括情诗,老二也还是在考试结束后就把所有的课本资料自觉地转送给我。

也许是因为他的作品确实太多,我至今仍记得那么几句甚至是某篇。

这首短诗是记得最清楚的,因为时常想起。

”应该做的和想做的“,离开校园也有好几年,有时想想人需要做的不就这两样么。 先做好应该做的,不管想或不想做,这是履行义务;然后做想要做的,无论应该不应该,这是享受权利。 不能贪得无厌的索取,也毋须呕心沥血的付出。 先往左一丿,再往右一㇏,人字写成。于是面对那么多人的不舍,你可以坦然笑着离开。

世道复杂,世理简单。而当我最近开始这样做的时候,才觉得:当时不应该笑话老二的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