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没有题目

在一些时候我应该很笨很笨,笨且固执。

在一些时候我应该稍微开窍些,知错就改。

在一些时候我应该小心谨慎,脚踏实地。

在一些时候我应该做好计划缜密分析,前瞻远眺。

在一些时候我应该看破屏障,反常规,走出框框。

问题是,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选择哪个选项。

更糟的是,时不时的我还不愿意去选择那些看来是正确的。

这时候我开始慢慢理解为什么会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小偷,为什么会有道德败坏的教授;或者为什么会有恍然悔悟的惯犯,为什么会有决定从良的妓女。

他们都只是做了一些不同的选择而已。